优雅的人_失踪人口

【华武华互攻】天命可改 3

应该是3,华武华 楚萧楚互攻注意,清水向,翻天机阁感觉一头雾水,一堆私设ooc注意,文笔差到不行orz,半夜为爱发电的产物,tag犹犹豫豫带上楚师叔祖与武当掌门,要是不妥会斟酌删掉,爱啰嗦的老毛病又发作了。有人看我就继续写了,要是没我就自个脑补了,多好【划掉】做好了被官方piapia扇耳光的准备
————————————————————
3.
     历经一夜,这突如其来的大雪终是停了,外头一片白茫茫的景象,树上还沉着不少的雪,只有点点红梅零星点缀其中,却显得愈发美丽,只是这积雪又平白积了几层,人一脚踏进去随着一声轻响整双鞋都被埋了进去。
      一早便知会是这种局面的华山众人起了个大早,趁着天色还一片昏沉时,认命地起了床扫起了雪。
      平常还能拖拖时间偷点儿闲,但现在武当来访这一番思量可就泡汤了。华山弟子唉声叹气,毕竟他们可没有让客人一块扫雪的意思。掌门像是还未醒的样子,可一旦叫她发现有丝毫怠慢。。。。他们可不想会武完后享受龙渊七日游。
      自家堂前雪已经扫完了,想来还得去武当那一趟。穆栖双扶着笤帚伸了伸腰,厚厚的积雪已经被扫得剩下薄薄的一层,冷色调的砖石便显了出来,青蓝的底色看着竟比皑皑白雪也差不了几分寒意,他6呵出一口白气来,要是这时候有口酒就好了。
      华山的太阳比起武当来怕是懒了不止一成,到现在还没出来的意思。无聊到想着些有的没的,穆栖双懒懒地提起笤帚当着剑挽了个花式,扛在肩上摇摇晃晃就走向了还积着雪的一边,反正扫哪的雪不是扫,扫着扫着自然就到武当落脚的地方了,也不用太过关注,对内力也是一番锻炼,如此大的雪自他进门来也没见过几次。
      他溜溜达达地一路扫了过去,期间多次与一块扫雪的同门们道了声早。终于在天色已经微微露点亮时扫得就剩那么一块地了。
        天光乍破,霞光微现,这时候的华山红梅可是不可多得的美景,靠在梅树下仰着头,望着那火红花瓣上跳跃的微光,穆栖双有些出神,忽听见斥喝将他拉回了现实。
       “斩——”凌厉的风声夹着声响蓦地擦过耳边,显得有几分含糊,这个时辰起来练剑?他还以为昨天刚到华山说没几句便被劈头盖脸糊了一脸雪,抖了半天,顶着大雪进了房还哆哆嗦嗦地喝了碗胡辣汤脸色才好些的武当众人今早应该会迟起一些的,毕竟好几次经过武当,院里都静悄悄一片,半点声响都无。
       他挑了眉,运起轻功轻盈地几个腾挪,就到了发声源处——的房檐上。看清底下正规规矩矩练着剑的人,讶然之后嘴角便跃上一抹笑意。
       哟,这不是昨天那个道长吗,倒也是张熟面孔。他刚想打个招呼,只听一声“谁?”而后就是一道墨色剑气扑面而来,他也不慌,身形一侧便与那剑气擦面而过。
      “何事”微哑的声音还带了点气音,透着一派冷然。
       这人还把他当贼防呐?穆栖双半蹲着支着下巴端详了一下下头那人,也是一副好相貌,就是太冷了,想来也是不会笑的。
      秦初黎仰着头望着不请自来的檐上客,脸色沉凝,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人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自己住房的屋檐上。他的习惯并不会因为华山那彻骨的寒雪,迟到的天光而改变,这是从七岁起便已经深入骨髓的了。
      那时他的师父脸上总带着凉薄的笑意,眼底带着几分狠绝,几分焦急,让他整日整日昼夜未歇地练剑,不把他累得病倒决不罢休,秦初黎也是个死性子,两人就这么练上了,这样的行事带来的后果却不只是他的病倒,祖师爷也给惊动了,最后的结果便是被勒令不得再如此苛求精进,“但出离——”“宫墙之事,何必牵扯到无辜稚子?”后来的事他不去回忆,也没什么必要了。但这习惯终究是改不掉了。
      许是这一夜风雪太过喧嚣,他竟也有那种悲伤春秋的心思了,在原地发起了呆。那檐上客却有些奇怪了,发问的明明是这人,怎的还在原地发起了愣。
      这种神游物外的表情他在闯了祸被掌门一顿口舌教育时的表兄脸上见了太多回了。
      “喏”他把背在身后的笤帚拿了出来,拿着它拍了拍屋顶,一层雪簌簌地落了下去,意思不言而明,随口问候道:“道长怎的起这么早”
      不过既然被发现了,他也就没必要待在屋檐上了,将笤帚收到身后,穆栖双便随着落雪一同落了下来。也不见外就和秦初黎搭上了话。
      “勤练不缀方得武功寸进,况且这也是武当课业”秦初黎这么回答道,下一刻他想起什么来便做了补充,“胡辣汤......多谢”
       运起内力娴熟地挥起笤帚,很快雪层便被消去几成,他骤然听见这没头没尾的一句,一愣,随后了然地笑了笑道:“谢什么,要是师尊知道我们待客不周,我们可就要倒了霉喽”
       说着穆栖双朝秦初黎眨了眨眼,面上的笑意却在想起来什么时突然变深,那成堆的雪便与笤帚一块被扔在了角落,无人问津。秦初黎看着他一步步凑近过来直觉不妙,“既然道长左右都是无事,那来堆雪不?虽然是扫雪但堆雪的地方我们还是有的”
      “我”还要练剑,剩下的话在那人笑嘻嘻揽着自己朝外走去时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口,冷着一张脸顾及到现下还在浅眠的同门们,为何不过几面之缘就如此亲近,想起先前他有意无意扫过萧疏寒的几眼,握着剑的手紧又松了几回,穆栖双可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华山弟子向来喜怒随心,况且不就是一块堆个雪么,就当联络联络感情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半晌之后,秦初黎面上带着些古怪,“堆雪?”他转过头看向此刻正顶着一脸雪的穆栖双,揽着人过来猝不及防被迎面来的雪球糊了一脸的穆栖双站在原地用手抹了把脸,雪很快便被抹了下去,选择性忽略秦初黎那诡异的语气,笑得春暖花开:“手法不错,看来有进步”
     直笑得一旁一脸早已生无可恋的华山弟子抖了抖,为自己未来几天的课业多上几分担忧,挤出呵呵两声干笑,那华山弟子决定还是不要想日后了,什么课业什么龙渊什么誓剑石他才不知道。
     不过看见旁边抱着剑的秦初黎时他眼睛亮了亮,丝毫没把秦初黎冰一样的气势当回事,“这位道长起的真早呀,来打雪球玩吗?来一回?我技术很好的”声音不大,但足以吸引周遭做完事正扎堆玩雪练剑的其他华山弟子。不,他是要练剑的,顶着齐刷刷一片朝他看来的眼神,秦初黎面上更加森冷。
     却猝不及防被身边的人一把抓住手,朝着那群华山弟子挥了挥,喊道:“是啊是啊,不过他可是第一次玩,你们可要消停点”然后转瞬便用另一只手按着秦初黎将已经出了一分鞘的剑不着痕迹地推了回去,秦初黎侧了侧头,垂下眼眸看着那只收回的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眼睛里终于带上点除了寒意之外的东西,华山七剑么。
       啧啧,这次的会武可有的看头了,另一头穆栖双看那人没有再出剑的势头,才撤了手上的力气,心中暗自为这人的内力感叹。
      不过上回武当极顶怎的没见过这人,他暗自思忖,松开还抓着道长的手,转头冷不丁对上秦初黎的眼神时一惊,这眼神怎么跟琼开阳那家伙看当时那位空流道长一模一样。他有意无意忽略那眼神,对着他问:“来不来”
      秦初黎对上他的眼睛,沉默了一会,道:“来”他把手里的剑出了鞘,锵的一声轻鸣后又被主人极快地收了回去,而后安置在了一边。
     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手腕,秦初黎和穆栖双一块向那群嬉笑着的华山弟子走去,旁边那位自称技术很好的华山弟子站在原地挠了挠头,刚刚那种龙渊的感觉是咋回事,算了不想了,不如去打雪球玩,待会儿会武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不知道这些道长能不能比上回下手轻点。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这番想法跟和楚师兄打赌会赢一样没啥区别,都是做梦。
     秦初黎几乎是走到那群人中间便思考起了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听到破空声的同时,他反射性就是伸手一接,结果可想而知,被溅了一身的雪,陌生的湿冷感觉顺着脖颈滑下,他眉头微皱,有些不太适应。穆栖双看着这人一身黑袍上溅上去的白色,唉,这群小子,不是都让他们消停点的么,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袍子把那层雪给拍下来,看着这人发上袍上零零星星的雪点,还是忍不住笑道:“要不要我教你?”
     然后便又被糊了一头雪。
     旁边的华山弟子遂哈哈大笑,有几个还上气不接下气直道穆师兄你还有今天,趁着穆栖双面上还有雪赶紧落井下石,投了好几个雪球过去,穆栖双抹了把脸倒是没有生气,只是面上还残留几分愕然,他倒是看走眼了,没成想这道长还是个会的。不过这样才好玩么。他唇角微翘,侧身躲过又朝他飞来的雪球,手腕一翻,刚搓好的雪球朝旁边空地上甩去,只听啪的一声就命中了刚好跳过来的目标。
      秦初黎眯了眯眼,甩掉脸上的雪,看着穆栖双手中雪球一抛一抛,冲着他微笑,而后又是一颗雪球朝他飞了过来,正好打落另一颗飞来的雪球,修长的手指没有穿着手套,指尖透出点薄红出来,穆栖双用这手指指了指他,又指了指那群正蠢蠢欲动,人手一颗雪球不怀好意虎视眈眈的华山弟子们。
      下一刻两颗雪球就糊在了两位华山弟子头上,“哇师兄你居然和外人一块来对付我们!”“你不要你亲爱的师妹了吗师兄嗷疼疼疼”“我看错你了师兄!我交银子别打我嗷”“嘤嘤嘤师兄被道长拐跑啦【划掉】”
      于是一阵兵荒马乱,鬼哭狼嚎,这两人的功夫本来就好,其中一个虽然只是看过武当同门打过雪球,但有样学样,时间一久也是百发百中,两人欺负起一群来行云流水,直打得对面一身白雪,抱头鼠窜。
       兴高采烈揪着被其他华山七剑无情抛弃的齐维谷就要来打雪球的苏饮雨看着这一边倒的战况,登时撸起袖子,搓一颗雪球就往穆栖双打去,“穆师兄——早啊”
        “师妹也早”这么回答道,穆栖双闪过雪球就还了苏饮雨一记,两人你来我往,身形翻飞间谁也不让谁,只是论技术穆栖双可不像小师妹一般直来直往,于是到后来苏饮雨连连成功挨冷箭,头还顶着一撮雪,直教苏饮雨气呼呼地一把拉住拔腿就想溜的齐维谷喊:“大师兄!上!把他们俩打得落花流水”旁边只是暂时达成合作共识连打都没打过苏饮雨一球的秦初黎无辜躺枪。
        齐维谷朝穆栖双摊了摊手,表示我也不想的。穆栖双会意地点点头。
       而后第三次被糊了一头雪。
       旁边的秦初黎顺着穆栖双的眼神望去就是一僵,把手就背在了身后。
       萧疏寒正站在梅树后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们,这眼神仿佛就像是誊抄什么高大上的经书一般,苏饮雨和齐维谷也跟着停了,正好奇地看着这位新出现的道长。
      这就是那位萧疏寒呀,苏饮雨大大方方地端详着这位能和她楚师兄相提并论的人, 一头青丝被发冠束起,一丝不苟;五官清俊精致,又因为眉间的冷淡显得一派疏离,一看便知是清清冷冷的性子,生的是一副极好的相貌,旁边的红梅更是为他添上了几点殷红点缀,相得益彰,风姿奇秀。这相貌气度让她纵然是极漂亮的女子也觉得自愧不如,就是不知是不是块绣花枕头,哼,反正还是我楚师兄最好看。
      想是这么想着,但她还是偷偷看了萧疏寒好几眼,和楚师兄是不一样的感觉啊。脑子里不停切换着楚遗风和萧疏寒,一时间她有些迷迷糊糊地想道。
        齐维谷好笑地望着小师妹迷糊的脸色摇头,这小家伙想什么他还能不知道,美色祸人呐,他向萧疏寒行了个礼,对方也回了一礼。嗯,有礼貌,相貌也不错,听说武功也是厉害的,就是.......他心底暗自摇头,这样的人仿佛生来就是要成仙的,左右不过是时间问题。武当这一代倒要真出了个仙人不成。
       收起思绪,屈指弹了弹苏饮雨的额头,“师兄,很痛的耶?!”苏饮雨捂着额头吃痛叫到,“不这样你还想盯着人家瞧上什么时候”齐维谷笑骂,转头对萧疏寒道:“是我们小师妹冒犯了,不知萧道长有何事?”
       “并无”萧疏寒从梅树后走了过来,简略道,一双眼睛专注看着那群已经不打雪球转而堆起雪人来的华山弟子们,齐维谷顺着他视线看去了然失笑,他怎么忘了,这道长正好是少年人爱玩的年纪,“道长可要一块堆雪么?”
       萧疏寒想了想,昳丽的脸上便显出几分显而易见的为难,摇头道,“我并未曾堆过,对此事一窍不通。还是算了罢”“这有什么?”苏饮雨奇道,对于她来说这理由根本算不上理由,“不会可以学呀,我们也不是打娘胎就会的,想玩就玩呗”
      这萧疏寒长得挺好看怎么就呆呆的,还挺好玩的,这会儿她的胆子大了起来,也不等萧疏寒回话就对着那群华山弟子叫喊起来,“哟,我们来堆雪人啦——”
      华山弟子们转头就又看见一个道长,哦豁你们武当是江南么,怎么一个长得比一个好看,这么感叹着,他们也笑着七嘴八舌应和着苏饮雨。
     “大师兄好,苏师姐好呀,这回雪大的嘞,可以堆好几个大雪人呢”“就是就是,苏师姐这回可不用为雪人缺胳膊少腿苦恼了”“两位道长也来玩啊,要小心点哦,别把手给冻到了”“两位道长要堆点什么,放心堆,我们这别的不说,雪管够!”
       “你们这群家伙,我哪门子苦恼了!”苏饮雨忿忿朝他们喊道,一旁齐维谷和穆栖双面上忍俊不禁,上回因为发现雪不够东拆西补满面愁容的是谁啊,萧疏寒想了想发现言之有理,便点点头,道了声“那就叨扰了”
       随后被一群叽叽喳喳向苏饮雨打包票保证让道长学有所成的华山弟子包围簇拥着走到雪地,认认真真地听着他们七手八脚的教导。
       一旁穆栖双也捉着秦初黎挤了进去,意外没遭到拒绝,也有好几个华山的小师妹看到他们就对着他们笑,这一个正儿八经地拱手“穆师兄求指点!”那一个噗嗤一声笑了开来“道长,堆雪可不是杵在原地它就会自己堆起来的”好不热闹。
      齐维谷便含着笑意看着这群人,侧过头对跟着出来瞧热闹的云舞岚道,“这回的武当来人倒是有趣了些”
      云舞岚绕有兴趣地看着已经堆出雏形来的雪人,“的确啊大师兄,回来可要好好问问遗风师弟呢,”齐维谷刚想问和楚师弟有什么干系,就见云舞岚朝着那雪人努努嘴,齐维谷定睛往中心一看,这雪人眉眼可不就是楚遗风那小子么,这萧道长啊说是堆雪人还真以为要堆个人来不成,他摸摸下巴,想起来之前回来对他的几壶间隔失踪的好酒下落难得支支吾吾的楚遗风,这可有意思极了。
       “阿嚏——”楚遗风立在中原的风中,站在别人家的屋顶上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哪位在想我啊”
       中原近来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突然有神秘宝藏的消息被传遍了江湖,什么牛鬼蛇神都跟闻着鱼腥味儿的猫一般赶趟跑了出来,搅得中原一派不得安生。
       天道盟作为隐隐约约已是江湖公认的正道魁首,不可能察觉不到这底下的暗流涌动,遂派出不少人手前去一探,却不到数日悉数失了消息。这其中也包括早些年出山历练的华山子弟,华山徐掌门便遣了爱徒楚遗风以及一些华山弟子过来查一查,楚遗风应了这差事,一人一剑一酒壶就晃晃荡荡下了山,如今兜兜转转数日过去,可总算让他找到了点蛛丝马迹,却在这时候接到了掌门的信。
       他仰着脖子将酣醇的酒液尽数饮下,火辣的滋味在唇舌上绽开,驱散了些中原初晨时的寒意。看笔迹的确是师父亲笔,只是......他的手从玉质的剑柄上划过,将酒壶扣在腰间,眼神望着天光微微一笑,少年眉眼中的锐气更加锋芒毕露。
      啧,所以到底要不要老老实实按着信上所说去那劳什子山庄看看。
      看到遗风吾徒这违和的字眼一口酒就喷了出来,眼角抽搐,但为了调查还是一目十行看了下去,最后还是没忍住一剑把信劈了,却没记清楚信中地址的楚遗风维持着表面那股子少侠风采借酒清醒一下,但想破了头都没回忆起是哪门子的山庄,吹着风发着楞。不期然思绪就回到了华山,这时候那小道长应该也到了华山吧,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只可惜照中原到华山的行程来说,等他办完事回去,会武早就结束了。自然也赢不了银子,把银子压在那小道长上肯定稳赢的,他为那唾手可得却拍拍屁股飞走的银子一阵惋惜,自黑店一别后常常相约一块切磋,他还能不知道他这好友的能耐?
       要是疏寒在就好了,他心中暗想,按他倒背如流那些经书的记忆力肯定看过一遍就记得清清楚楚,说实在的他们俩隔着武当华山分分合合了几次,怎么就这次格外想念,他也说不上来缘由,只垂下眼睛看了看腰间悬挂的箫。眼底的神色说不清道不明。
     说起来,这次会武那小子应该也和以前一样不会上场了吧,想起了自己那个表弟,他将眼神从卧云上移开,突然就想到了什么。
      “哦,萧道长啊”临别时穆栖双面上带着几分兴趣的面容在他眼前一晃而过,这家伙该不会带坏他的好友吧,完全没有实际上是自己带坏好友的自觉,他扶着下巴思绪沉浮间就做了决定,不就是个山庄么,他还偏不信中原找不出来,早点解决早点回去,要是他埋的和疏寒约好一块喝的酒被这小子给套走了,他可没地方哭去。
       抛下想要在这采风良好的屋顶上再刮上一会风的冲动,楚遗风提着剑一跃而下,没发出一点儿声响,轻盈地几个纵跃头也不回地将身后影影绰绰的屋群远远抛下。像只燕子般来去无影。
       却也将身后屋子骤然传来的急促脚步也抛在了身后,此时天光乍现,还倔强挂在天上的明月已经有些虚幻了,它沉默地注视着燕子的飞去,消失在了渐渐到来的天光中。
      而那屋群的正门前,来访的客人向仆役躬身一揖,“在下张简斋,听闻明月山庄的掌上明珠身染怪病,不知可否给在下瞧上一瞧?”
      缘分这种事情,向来都是顶顶古怪的。
     

     
      

【华武华互攻】天命可改 2

大约是2,完全没进正剧xjb唠嗑,又是半夜打鸡血,今天头回找武当做奇遇没成想刚迈进去一脚就成功了,吓得我赶紧接了。
本文【大概】众多oocbug请注意,回去得好好翻一翻天机阁,互攻清水向
——————————————————————————————
      时至深夜,由于会场突至的暴风雪,武当与华山两派不得不暂时歇了会武的事情在华山借宿,所幸因着中原那档子事以及少年人好动的顽皮性子,一众华山年轻的小弟子们以历练为由下了山去玩腾出不少房间,否则还真住不下。
       想起那些飞扬跳脱的小兔崽子,穆栖双微微勾唇,这山下的世界可就不比这山上那般单纯素净了,能完好如初回来的能有几位呢。
       他收回那些逐渐活络的心思,双手抱胸对着坐在对面的苏饮雨挑起了眉,“师妹如此深夜竟还来我这儿?师尊知道了想必更加欣慰”
       苏饮雨脸色一僵,糟了个糕她怎么忘了,这家伙最好的便是深夜逮人出来房外对剑,美其名曰借着寒夜练剑有助于凝神静气,巩固修为。虽然实则是要比剑后收起那些剑气削落的梅花做些零食酒酿罢了,但看在这小子这些年剑练的越发好,用这古怪法子酿的酒和糕点如此美味【主要原因】的份上基本人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去,连掌门也不例外,这也导致梅树旁栖双师兄房成为不成文的深夜华山禁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楚遗风。
      “停停停,现在外面可还下着大雪呢,这时候还出去练剑怕不是落的都是积雪哦”
      苏饮雨虽说是七剑之一,掌门最小的亲传弟子,苦练剑法日日不歇,可也没那种深夜冒着大雪练剑的习惯。
     “师兄,那武当来的坤道你可有什么计较”其他师兄不是正忙着练剑对打,就是已经早早歇了而且在这种事上也靠不住,对于武当多了个坤道也只是哦了一句,顶多还问了问相貌可好,琼开阳师兄更是嘀咕了句不知武功如何就又投入进挥剑里去了,师傅她老人家还在和武当掌门秉烛夜话,她哪里还有胆子去问个明白,上武当那群弟子那儿又一问三不知闹得她好生郁闷,连赢回来的武当银子都没法抵消,也就上她这位师兄这儿来解解闷来。
       “我又怎么知道呢”他直起身来,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小师妹的眉间,“你这又是瞎操的什么心,不关注这次的赌盘了,嗯?”眉头浅浅皱起显得一派苦恼,这倒是除了被掌门罚抄功课或者赌输了银子外第一次见她在这种事上如此神情
       “我又怎么知道啦”少女不满地跺了跺脚,顾及到周遭人的安睡不自觉减少了音量,“总而言之,师兄你注意着她点儿,别让她搞出什么事来”
        排除了女孩子特有的那几日后,如此反常的理由也没剩几个,“莫非,师妹你。。。见猎心喜?”
       “什么跟什么”完全无法跟上穆栖双的脑回路,苏饮雨茫然,穆栖双瞧见她那副样子不由失了笑,“会帮你留心的,放心去睡吧,明日还有会武呢”
       送走频频回头的小师妹,穆栖双熄了灯,能搞出什么事来,他的小师妹啊,他微微摇头,好奇就直说呗,至于那么七扭八弯么,不过究竟是什么缘由让武当掌门破了例,这坤道想必也有不凡之处,他的心里也不由生出几分好奇来,也是怪哉,这回他的好奇心显得格外的多。他解开发带合衣躺下,明日会武又会是个什么光景呢?
      苏饮雨足尖轻点,娴熟地几次下落便回到了自己的住房门口,师兄这么着急赶人干嘛啊?她还想多嘱咐他几句。
      想起那坤道抬起头朝她望来的一眼,明明只能算是清秀的五官灵动起来却像是蒙上一层虚薄的纱一样模模糊糊,捉摸不清,那眼神直望得她一阵不舒服,就好像是看着什么话本悲剧似得,惊讶与怜悯,搞什么啊这家伙?!瞧不起本女侠了?冷静冷静,明天可还得养精蓄锐打会武,为了银子,为了不被掌门叫去谈心!在心里默念了几百遍诸如此类的话后她终于沉入了梦乡之中。
      此时风雪还是在下着,武当和华山这两派在这雪山之上共同睡去,这些少年儿郎没有对未来的轻愁踌躇,现下顶天了也就在为了明日功课与师长耳提面命作烦恼,丝毫对未来的风起云涌没有半分知晓,不,或许是有的吧。
     而华山与武当两派掌门房间的灯一直亮到了天明。

【华武华互攻】天命可改 1

标题xjb取,文笔非常渣,我果然不是写文的料cp主要华武华互攻,当然肉是不可能有的ヘ( ̄ω ̄ヘ)所以当清水看也成,半夜一腔鸡血的产物,各种ooc各种bug慎入。没人看我就坑了自己脑补去了hhh
-------------------------------------------------------------------------------------
1.
     华山的雪,是冷的。
     一年四季,大抵都是白雪皑皑,经年不歇,穆栖双仰起头看着这早已习惯的纷飞大雪,死命压住不住发翘的嘴角,哎呦喂旁边的这些道长可太好玩了,明明是冷的浑身直哆嗦,脸都不自觉往脖颈边的绒毛侧去,却还要维持那种仿佛风雨欲来,我自巍然不动的镇定自若,衬着那黑白相间的道袍显得一派仙风道骨,不过想也知道,若是从誓剑石上望下来的风景,绝对是一堆黑团子在浩然台上此起彼伏,醒目好玩到不行。
      这还是去年楚师兄告诉他的,彼时他那已经是华山七剑之首的表哥提溜着他,御起轻功飞到誓剑石顶,指着浩然台笑得眉眼弯弯,眼睛里闪过的尽是他看不清的细缕华光,是华山久雪之后的阳光太过耀眼亦或是楚遗风手里除了酒壶以外第一次见到的箫的反光吧,他收起刚刚内心满屏的蓝颜祸水祸世妖孽感叹,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自家表哥好像这阵妖风是真的被收了?!
      不过话说回来,表哥口里俊逸无双,衣冠楚楚,恬然雅致,一派贵气,除了喝酒三杯就倒,喝完话都不利索之外跟个小仙人没啥分别的小道长,是谁啊?
      耐心地听着楚遗风滔滔不绝地讲述,心底自顾自地做了总结的穆栖双疑惑起来,头一回泛起了对武当的那么一点兴趣,自然也就对这次痛饮掌门师尊埋的好酒泡汤以及之后因为对誓剑石不敬被掌门挨个拎着丢进龙渊里的事情便没了太多计较,内心计算着掌门要杀来的时间,看见表兄手里没提着酒一早便悄儿偷摸的通知掌门的穆栖双还是没按住心头翻滚不休的好奇,出声道,“师兄你手里的箫?”
       一看便是不可多得的上好料子,错落有致的几支寒梅更是一派的华山韵味,只可惜什么箫他在华山的藏库都见过了,这绝非华山之物,“你说卧云?那是疏寒赠的,你看多漂亮,音色也是一顶一的绝佳,就是他吹起来太克制了”疏寒疏寒,怎么三句不离他啊,穆栖双心里撇撇嘴,一手揪住已经听见动静作势欲飞的楚遗风,要是自己一个人受罚那他叫师尊来的目的何在,“那师兄你的佩呢”
       那可是掌门特意定制的,每个华山高级弟子人手一件,只是华山七剑的花纹各自不同意在象征身份而已,“疏寒赠我如此好的箫,那我也得回点什么礼不是?身上正巧没带什么东西只能拿它将就了,不过震岳佩也是上好的饰物想必不会差上太多,师傅不会介意的啦~”
      可是我和一干同门以及震岳佩介意,穆栖双一脸冷漠,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好的,继自家表兄貌似谈恋爱这一假说的出现以及不多时就证实其真实性,这掌门让能工巧匠取华山奇石以雪泉灵水所铸,有定心安神护体之用的玉佩怎么就比不上这只是一只箫的箫哩。
      他在龙渊水底下吐了几串泡泡,下次会武他可要见见这位小仙人呢,呵呵。
      穆.隐形兄控.暗搓搓想搞事情.栖双这么想了,老天爷也这么帮了,正巧楚遗风因着华山事务被掌门赶去了中原,于是在某人的自告奋勇下穆栖双如愿以偿成为了这次会武负责指引武当来人的弟子。
     只是让他颇为遗憾的是,表兄口里的“疏寒”根本不为那飞雪寒风所动,反倒是这雪花落在那一头青丝上,更为这雪山添了道绝美的风景,倒也说不上是这雪山衬了这人还是这人让雪山生了花?这般沉寂的性子和眼睛,还真是仙人临凡啊,他擒着不失礼貌的得体微笑拜过武当掌门,眼珠子在“仙人”腰间熟悉的玉佩上转了几回,心思沉浮间却感到其他的锐利目光直刺而来。
      谁?他退到师尊身后,由着师尊与武当掌门叙旧,往那目光看去,那穿着和其他弟子相若却硬生生穿出几分峭寒来的道长看了过来,冷峻的眉眼间俱是警告,他哑然,有这么让人误会吗,不过嘛这人看上去不像那春暖花开的武当山山走出来的,倒像是华山龙渊泡出来的,莫非是投错了派?这反差可真......好玩。
      他弯起唇角向那有趣的家伙扬起微笑,哪晓得道长顿了顿竟别过头去,他看上去就那么不怀好意吗,他有些疑惑地收起微笑,这人又哪里知道,雪花纷飞之下本就英俊的少年眉眼在敛去那些故作礼貌的虚假后,真心实意的微笑让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连这绽开的红梅都被比下去了几分,只是被笑容闪了眼无措扭开头的道长一时间有些空白的脑海里只能想起前天被师父按着读的什么书里的只言片语,灼灼其华,不外如是。
      完全没有丝毫自己也和表兄一样是个大帅哥自觉的穆栖双趁着两派掌门正亲切交流,面带深思地和身旁的师妹提出了疑问
     “我是不是笑得很难看啊”不然怎么吓到人家道长了,师妹正咬牙切齿心里腹诽着一定要趁着楚师兄不在多赢点银子回来,听了这话好悬没脸色崩坏
      ???你认真的???大哥你这笑容难看那全华山就只有楚师兄的算好看了,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你有时间在这胡思乱想怎么不去龙渊练功”也好清醒清醒
,听说那个很厉害的萧疏寒这次也来了,不知是哪一位,反正没楚师兄好就是了。
     呃?苏饮雨眨了眨眼,手肘捅了捅穆栖双,“喂,师兄,你看那边,什么时候武当也招女子了?”“武当哪来的女子,师妹你眼睛还好吧,咦咦咦?!”